陰霾的天,卡債協商利息細細的雨;天仍未光,年已七十。

一、義光教會

凌晨起個大早,趕搭高鐵首班車北上,八點的義光教會已被媒體的轉播車包圍,教會內外的安全人員早已進入「執勤狀況」中。早到場參加禮拜的親友還少,趁時間尚早的空檔,首次有機會仔細看看教會內的擺設;那台屬於亮均和亭均絕響的鋼琴,把時空緊緊釘在1980年上,成為義光教會嚴肅的標誌。

九點,追思禮拜由李勝雄長老司儀,邱瓊苑牧師主禮,追思37年前遭受政治謀殺的林家嬤孫三人,邱牧師以「願恁平安」証道,細訴37年來再度加重在台灣人心中的不平安和苦難。相信在座的蔡英文總統會聲聲入耳,句句於心,能為「小邦妮」的受難找到真相,為社會重塑公義。

會場內沉冤37年的哀傷猶存,會場外依然有小眾舉旗抗議,可見這個社會在整個事件發生七十年來,仍舊處在相當不平安的陰影裡。

二、慈林紀念林園

禮拜後,親友們搭遊覽車上5號國道,下9號省道,歷經「九彎十八拐」抵達宜蘭慈林紀念林園:林家嬤孫三人安息的「義山」。陰霾偶飄著細雨,山路泥濘,踩著沉重的腳步,抵達追思紀念會的場地。慈林義工們在一片蒼翠山林中,佈置了活動的平台,義美老板還特贈一份餐點,內含特製的二二八綠豆潤,別具巧思。

禱告後,會眾以鮮花在音樂聲中,共同為林家在37年前受難的嬤孫三人「掃墓」,追思著台灣人為爭民主、為爭自由所遭受的苦難。

慈林紀念林園。

三、控訴與紀念

獻花、獻文和獻歌之後,鄭智仁醫師以渾厚的歌聲,讓「台灣翠青 」、「Formosa」、和「天祐台灣 」的旋律,迥盪在義山靈谷中,撫慰著亡魂,也激勵著生靈。

戴寶村教授以順暢台語,詳述「從一國一家的二二八,到全民的二二八」所欲建立的台灣民族意識,二二八的苦難不應只是受難家族的苦難,而應是全台灣人民的苦難,這個同理心的追尋和建立,方能讓台灣突破苦難,找到平安與和平。

??

追思紀念活動。??

?

鄭智仁醫師彈唱。?

?

義美點心餅。

四、沉重的心靈之旅

二二八,七十年了,它已成為台灣文化的新元素。二二八紀念日,應該成為台灣人的「民主掃墓節」,以追念為台灣民主奉獻生命的英靈。

專欄、專文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梁文傑

?

最近中共中央發布一則天安門毛澤東紀念堂從3月1日起封館半年做整修的新聞,引起了一些揣測,習近平是不是想藉整修之名,乾脆把毛澤東紀念堂移到韶山?

這事源起於2016年8月,香港《爭鳴》雜誌一則內幕報導說,中共中央政治局在6月分開會時,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發起連署議案將毛澤東紀念堂遷移至韶山房貸轉貸2017

據稱議案在中共政治局討論表決時,25名投票的政治局委員中,有23票贊成,僅有2票棄權,無一反對,習近平更在表決後發表講話,引述鄧小平等人講話指,興建紀念堂是一個錯誤決定。習近平還說,如果本屆餘下時間不能順利解決,下屆任期內也一定要解決、處理好。

這篇報導的真實性令人存疑,但毛澤東紀念堂長期以來令中國領導人感到尷尬倒是真的。毛澤東紀念堂是毛澤東點名「你辦事,我放心」的華國鋒蓋的。

但除了華國鋒之外,自鄧小平以下的中共歷屆領導人從來沒有以領導人的身分隆重地參拜過。鄧小平本人只有在1977年落成時去過一次,從此再也沒有。

1981年,鄧小平接受義大利記者法拉奇(Oriana Fallaci)訪問時,堅持天安門上的毛澤東像要永遠掛下去,但針對毛澤東紀念堂,他則說建紀念堂保留遺體「是違反毛主席自己的意願的」,因為毛澤東自己主張身後要火化,不保留遺體,而且不建墳墓。

但是否要拆掉?鄧小平則抱一種實用主義的心態說,「已經有了的把它改變,就不見得妥當。建是不妥當的,如果改變,人們就要議論紛紛」。

從鄧小平之後,中共歷屆領導人對毛澤東紀念堂都是這種「建不妥,拆也不妥」的態度。留著不動,以免挖倒了共產黨的神主牌,但對這塊神主牌敬而遠之,不去參拜。

隨著中共政權因為經濟發展而不再需要依附毛澤東的權威,海內外對拆掉毛澤東紀念堂的呼聲也越來越大,中共黨內傾向拆掉的人也越來越多。

胡錦濤在2003年剛掌權時,千里迢迢跑到湖南韶山的「毛澤東同志舊居陳列館」,並表示「這個紀念館應該成為反映毛主席生平業績最有權威的紀念館」,這句話當時就引起他是否想把天安門的毛堂移到韶山的揣測,但胡錦濤終究沒敢動手。

王岐山信用瑕疵汽車貸款未必真有發起連署將毛澤東紀念堂遷至韶山,習近平也未必真敢這麼做,但如果他真的在第二屆任期做了,那可就為台北的中正紀念堂敲了喪鐘。

中正紀念堂與毛澤東紀念堂都是中國封建王朝的遺緒,也就是帝皇死後一定要大修陵寢。中國的封建王朝結束後,國民黨還是在1929年幫一生反封建的孫中山在南京蓋了中山陵。

國共兩黨同源,對最高領袖的身後處理方式也大同小異,不同之處只在於中共還師承蘇聯保存列寧遺體和越南保留胡志明遺體的先例。

中正紀念堂在小小的台北市占地25萬平方公尺,是毛澤東紀念堂的五倍大,假如威權中國的毛澤東紀念堂都要移出天安門,民主台灣的中正紀念堂自然也該拆除,想拜老蔣的人自己到慈湖去即可,往後的二二八也不用再爭論中正紀念堂到底該紀念什麼東西。

蔣介石生前被毛澤東打敗,死後陵寢的命運也要被毛澤東決定,可算有趣。

不過,帝王陵寢這種東西在民主化時代看來刺眼,其實用價值卻不是沒有。陸客來台大致有兩套必去行程。一套是「教科書行程」,也就是中國小學生在教科書上必讀的阿里山、日月潭、太魯閣等景點;一套則是「國民黨行程」,這包括中正紀念堂、國父紀念館、忠烈祠、慈湖蔣陵等等。

這些地方台灣人沒興趣,自小讀國共鬥爭史看電視上演蔣介石的大陸人可是好奇得很。這就像許多台灣人初到北京,也一定會好奇的想去看看毛澤東的屍體。

不過北京古蹟太多,不需要毛澤東紀念堂這個「觀光資源」,台北能拿出來的古蹟太少,中正紀念堂倒是為台北帶來不少觀光財。獨裁者蔣介石死後有這種功能,倒也不是壞事。

?

【作者 梁文傑/1971年生,浙江大陳島移民後代,現任台北市議員,曾任真理大學憲法講師、新社會雜誌總編輯、民進黨政策會副執行長、陸委會諮詢委員等職】

信用貸款代辦公司-線上諮詢各大銀行方案房屋增貸 銀行

用身分證借錢好嗎-屏東民間借款

幫助你跟銀行打交道!宜蘭二胎房貸-本身貸款經驗分享整合負債利率


9A698FE0F05F68F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費淑慧

bvc0255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